Banner
酒托骗局产业链揭秘:键盘手网上
- 2020-10-08 07:59-

电竞下注|首页 一个操盘手的聊天对象在QQ视频时提出,想找人陪他过下个月的1111单身节。 电脑截图 通过漂流瓶、QQ等方式,冒充女子与男网友聊天,按照客人消费额的一定比例提成 我们今天要讲的

  一个操盘手的聊天对象在QQ视频时提出,想找人陪他过下个月的“11·11”单身节。 电脑截图

  通过漂流瓶、QQ等方式,冒充女子与男网友聊天,按照客人消费额的一定比例提成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操盘手的故事。每个操盘手能得到客人消费总额18%的提成。

  酒托,是一个“古老”的行业。一种借助美色在酒吧产生高额的消费的传统骗术。

  大约十年前,当互联网进入我们的生活,借助各种“聊天室”的风靡,“酒托”这个行业开始复苏,不过很快,由于骗术缺乏新意,它日渐势衰。

  新技术产生了新的生产力。这一两年,智能手机开始普及,微信、陌陌、米聊等基于位置定位的交友软件的兴起,让“酒托”这个行业再次看到了它的春天。

  9月,在接到线人报料后,成都商报记者通过应聘的方式,卧底进入了金沙车站附近的一个酒托团伙。一名男记者成为了“操盘手”,见证了他们是如何利用微信、陌陌、QQ、交友网站的平台,进行“钓鱼”的。

  而成都商报的另外一名美女记者,则卧底为一名女酒托,记录下酒托们是如何诱惑这些客人进行高消费,并揭开这些消费的暴利内幕。同时,也见识了酒托团伙堪称精密的行骗手段,并详细记录了多起完整的行骗链条。

  招聘信息来自网络上,“招聘酒吧服务员,底薪1800元,外加提成。”根据线人报料,这份看起来待遇还不错的服务员工作,干的工作其实是“操盘手”。

  9月的一天,成都商报记者顺利通过了这场招聘,成为一名“操盘手”。面试的是一个23岁的小伙子,自称小易,短发,瘦削。

  对于工作内容,小易说:“我们男的呢,就是装成女孩子去网上找人聊天,假装想耍朋友,然后把他们约出来。工作时间每天中午12点到晚上10点,没有底薪,按照客人消费的总额提18%的提成。工资10天发一次。”他随即说道,最近一个“操盘手”刚钓到一个简阳男子,“一晚上不到,就买了3000元的酒,操盘手直接提成540元。”

  随后,成都商报记者被带到青羊大道光华馨地小区的某栋6楼的一间民房内。小易介绍,这是他们的B机房,你现在是第十个人,你的代号就是B10。

  不大的客厅里,八九台电脑摆成几排,包括4男2女在内的6名操盘手正在飞速地敲击着键盘。他们看上去20岁左右。

  小易把记者交给了另一名操盘手小明。小明做了简单的指导:“申请个QQ号,写成女孩子的资料,然后去58同城交友、世纪佳缘和百合网之类的地方找人聊天撒网。”“聊的时候,问清楚对方的名字、年纪、工作、在哪里(所在地)。”

  第二天上午,小明带着几个手机支持微信的操盘手去了一趟郫县。这一路上,公交车依次经过的何家桥、西芯大道、犀浦镇和最后的郫县县城,因为有着大量的工厂企业和高校,都属于操盘手眼中的“水鲜鱼肥”之地。每走到一处人群密度高的地方,就开始搜索“附近的人”或者“摇一摇”,看到前来打招呼的数量逐渐增多之后,就前往下一个地方。按照小明的说法,这就是“先不管有没有,撒上一网再说。”

  操盘手们一路走走停停,全都满载而归,陆续收获了五六十个“招呼”。成都商报记者也做了试验,下载了一个看起来比较乖的女生头像,和一句“城市好大心好冷”的个性签名后,一路就收获了多达61个“招呼”。

  小明说,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回成都后一个个慢慢聊。相对于交友网站,微信来得更为直接,资源也极为丰富。只要开启搜索“附近的人”,方圆一到两公里,一网打尽。而“摇一摇”更是连距离限制都没有,“可以摇着碰碰运气。”

  小明说,老大婷姐已经连续几次开会强调多使用微信了。小明说,现在经常逛58同城、世纪佳缘等交友网站的男人们大都是老油条了,“对于托心里有数得很,有些自己就是遭过的。成功率越来越低了。”

  为此,酒托们另辟蹊径。伴随智能手机普及而大热的微信,就成为了酒托们的另一片乐园。此外,在智能手机上,除了微信之外,诸如陌陌、米聊、微博等都可以“撒网”。

  从郫县回来当晚,小明继续给成都商报记者讲解在交友网站“钓鱼”的方法。以B机房内,操盘手大多选择58同城、世纪佳缘、淘男网等网站“钓鱼”。双方通过站内私信聊天,取得初步信任后,就会交换QQ号,转至QQ聊天。“钓鱼”也就基本正式开始。

  小明登录了他常去的58同城网站,成千上万的男女在这里注册,可以互相关注、互发私信,如果聊得来,就可以留下QQ、电话。

  成都商报记者看到,在私信对话框上方,有一个提示:提醒交友时留意饭托、酒托和诈骗,建议谨慎留下自己的QQ号和电话等信息。但从实际来看,这个提示似乎作用并不大。实际演示中,18岁的小明以一位22岁的女孩身份注册,化名“阿美”,并上传了一张从网上找来的性感照片后,整个晚上,前来打“野招呼”的络绎不绝,私信对话框一晚上收到四五十条私信。并且,还未等他开口,就已经有不少人索要QQ号或者主动留下QQ号、手机号“求交往”。

  钓鱼初步成功之后,都要转到QQ上聊。这当中,QQ聊天的技巧就显得极为重要了。QQ头像就从网上随便找,既要看起来姿色不错,但又不能看得出清晰的五官。因为被钓来的客人见到的,都是店里那仅有的两三个女孩子。

  其次,网名尽量显得乖巧可爱,但又不能太媚。另外,提前建好QQ分组,诸如“58同城”“世纪佳缘”“淘男网”“已钓过的”,以免搞混淆说漏嘴。

  有了这样一些铺垫,就要开始正式“钓鱼”。如同真的垂钓一样,需要操盘手有极大的耐心。

  以自己曾经的一个成功案例,小明说,你看这个,他说来不了,我就直接说“随便你嘛。”“认识的前几天,不要急着约人,更不可主动提出约会见面,”“越是漫不经心,越能吊起对方胃口。”

  此外,在聊天时,不要提及一些极为特殊的话题,不然,这对后面的女生接待简直就是灾难,“万一到时候啥都不知道,引起对方怀疑。”

  值得一提的是,有时候在聊天时,对方会提及一些非分要求。这时候,操盘手的回答既要矜持大方,又要略带风情。“比如人家问你晚上能不能不回去,你可别说我妈管得可严呢。要不然对方一看没机会,直接不来了。”

  当然,聊天的终极目的还是要把人约出来。在聊天过程中,要伺机打听清楚对方的真名、年龄、职业、所在地和电话号码。以辨别对方的消费能力等。

  快放国庆假时,婷姐组织大家开了一次会,一是结算工资,二是总结最近十天的“钓鱼”情况。看得出来,大家都有些怕婷姐,一看到她出现,原本嘻嘻哈哈的众人,立刻鸦雀无声。

  9月生意不太好,大家都没领到多少钱,操盘手们最多的拿了六百多,最少的只有几十元。发完工资,她提供了一个她最新发现的“钓法”:QQ邮箱和QQ空间常见的漂流瓶。操盘手先丢出漂流瓶,认识更多人后开始组织多人聚会。聚会一开始,操盘手A先佯装慷慨:“今天我请大家喝酒。”第一瓶酒喝完后,操盘手B继续慷慨:“第二瓶酒我来买单。”如此轮流,自然就会轮到被钓来的四个人。

  之后,婷姐又继续强调要加大对微信资源的挖掘,并提出,除开郫县,温江、文家场、外双楠、金花、簇桥等地都可以去撒网,“任何方法都是如此,先用的才有搞,我们要抢在前面。”

  在一个狭小的出租房里,近10名年轻的“操盘手”在工作。对于他们很多人来说,这是第一份“正式”工作。

  在拿到客人基本信息之后,操盘手就可以嗯嗯啊啊地应付着,直到对方主动提出见面彼此了解一下时,就可以“出单”了。

  所谓出单,就是操盘手约人成功后,会通过QQ群将信息发给婷姐,再由婷姐转给店内专门负责接待的女生。在加入到婷姐建的一个QQ群之后,成都商报记者冒险拷出了比较完整的聊天记录,看到了完整的“出单”单子格式。上面包括对方的真名、年龄、职业、所在地和电话号码,以及操盘手编造的女生姓名、年龄、职业,以及双方聊天的一些大致内容。

  这群操盘手,最大的25岁,最小的只有16岁。学历最高的是林哥,职业技校毕业,专科。最低的是飞飞,初中都没毕业。

  飞飞来自眉山,是个女生,却像个假小子。每天都会花很多时间打理自己的莫西干头,左手手背上纹了一只小青龙。去年念完初三上学期,飞飞就退学了。父母和舅舅等一大帮亲戚都在成都经营生意,但飞飞不愿意去,“个个都超级唠叨,管得又宽”。

  飞飞先是去了自贡一家网吧做网管,后来又悄悄溜回了成都。“做这个(操盘手)钱不多,但是自由,中午12点才上班。而且,不想上班时,就出去玩一天。”

  斌斌来自金堂,一大把络腮胡子,看起不像20岁的小青年。出身农村的斌斌说话很少,但十分勤快。他也是一屋子人里头唯一会做饭的,也因此包揽下了每天中午晚上的两顿饭。

  斌斌父亲在几年前去世,母亲随后改嫁。刚退学时,他就整天闷在家里。两年之后,因为母亲的缘故,斌斌决定出门做事。“我妈为了我哭了好多次,我不想让我妈难过。”干完整整一大杯啤酒,斌斌苦笑:“要是我妈知道我现在在做这个(操盘手),可能更难过。”

  还有17岁的小姑娘娟娟,她和斌斌是同乡。娟娟不太爱说话,但打字极快,并且很快就掌握了勾人要旨。当操盘手第一天,她就成功完成一笔近三千元的单子,拿到500多元的提成。娟娟和其他人被抓的当天,正是她的生日。大概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在审讯室的铁窗里,迎来自己17岁的雨季。

  最前面的B1、B2、B3等是操盘手编号,方便之后结算抽成。后面的B1、B3等对应的意思是:B1客人接过的,B2不停车、B3客人不过来、B4客人搞起耍的、B5客人醒的、B6客人改天、B7客人改天。

  所谓“醒的”,则是暗指客人知道她们是酒托,故意“玩玩”的,被骗几率很小。

  (被骗者编号)B2 姓名:XX,年龄:23,地址:机九路,职业:司机,电话:XXX。

  注:刚刚在巧遇卡认识,说来找MM耍,MM说请假,请了打电话,现在闪个去,打了跟我说哈。他电话在车上,打了叫我跟他说哈,他好来。

  B3 姓名:XX,年龄:22,地址:双流,职业:包工头(木工)电话:XXX

  注:在QQ上聊了几天,找MM耍朋友的,现在已经在车站了,速度电线客人以前接过的,醒的

  B4姓名:XXX,年龄:25,地址:华阳,职业:卖家具的,电话:XXX,

  注;漂流瓶认识的,客人4点下班,现在要出去下,让妹妹打个电线点下班后,再打电线姓名:XX,年龄27,地址营门口,职业:自己开了家公司,电话XXX

  注:巧遇卡上刚刚认识的,客人说公司要搞垮干了烦得很;说找MM一起出去谈哈心,喝酒。妹妹说现在还在上班,马上给老板请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