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罗辑思维”拟创业板IPO 知识付费行业能有多赚
- 2020-10-08 07:58-

电竞下注|首页 作为罗辑思维的运营主体,此次申请在创业板上市,思维造物拟募集资金10.37亿元,用于知识服务平台优化升级项目基础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技术平台建设项目、得到学习中心系列拓展项

  作为罗辑思维的运营主体,此次申请在创业板上市,思维造物拟募集资金10.37亿元,用于“知识服务平台优化升级项目”“基础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技术平台建设项目”、“得到学习中心系列拓展项目”的建设之中。

  早前,罗辑思维曾宣布赴科创板上市,后将上市板块变更为了创业板。分析人士认为,此番若能成功上市,罗辑思维或将成为A股的”知识付费第一股。

  然而,《每日商业报道》了解到。在知识付费行业遇冷的情况下,罗辑思维单靠线上知识服务业务未来还能走多远?想要依靠募资在加速发展是否可行?

  据悉,罗辑思维系一款知识脱口秀节目,由著名媒体人罗振宇一手创办。2012年12月底,罗辑思维第一期视频上线,此后每周更新一期,内容主要是罗振宇分享个人的经历,用较为幽默的语言将独到的思维传达给读者,时长在10几分钟到一个多小时不等,最初是在优酷平台上播出。

  同时,与其同名的微信公众号也开始运营,罗振宇每天也会在公众号推出一段60秒的语音。2015年,罗振宇顺势推出一款叫“得到”的APP,开启了知识付费的道路,这也成为罗辑思维旗下最具代表性的产品。

  企查查显示,罗辑思维此前共获得了5轮外部融资。2013年到2017年,公司每年都有外部资本进入:首轮融资的投资方为顺为资本,A轮融资的投资方系启明创投;在2017年的这一次融资中,红杉资本领投,真成投资、华盖资本、腾讯投资、英雄互娱、华兴资本等多家跟投。

  再从公司股权架构来看,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罗振宇直接持有公司30.35%的股份,同时通过间接控制16.26%股权,共计持股46.61%;公司董事、总经理李天田持股13.93%。

  实际上,早从2017年底罗辑思维完成融资后,就多次有市场传闻称其将上市。2019年10月,公司宣布进军科创板,上市的传闻被坐实。而就在今年8月份,罗辑思维申请了将上市板块由科创板转为创业板。

  至于选择转板的原因,公司表示,“辅导期内,公司在积极配合辅导工作同时,也对中国资本市场尤其是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保持较高的关注,并结合自身的业务实际情况于2020年5月向北京证监局提交了由科创板转创业板的辅导申请。”

  招股说明书显示,思维造物近年来营收存在小幅波动。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 5.56亿元、7.38亿元、6.28亿元和 1.9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 6131.96 万元、4764.41 万元、1.15亿元以及 1327.82 万元。

  从数据来看,思维造物在2018年营业收入达到最高点,奇怪的是同年净利润却是三年中最低。对此经营业绩存在的风险,招股书中也指出:随着公司所处行业的发展与变化,公司需要及时调整经营策略来保障行业领先地位与竞争优势,在战略调整过程中,公司短期业绩有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波动,公司存在未来收入不达预期以及净利润下滑的风险。

  此外,思维造物虽然是多渠道知识付费行业,目前业务主要分为三个板块:线上知识服务,线下、电商及其他,但是仍然存在过度依赖线上知识服务这一业务的问题。

  招股书显示,目前线上业务对思维造物的营业收入贡献位列每年之最,特别是在2018年达到了68.74%之高。虽然线下知识服务业务也呈现增长趋势,营收占比从11.41%、9.95%、18.53%到2020年第一季度34.02%。但是与线上知识服务业务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

  此外,思维造物作为教育平台,政府补贴也在逐年增加。2017年、2018年和 2019 年,公司计入其他收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87.73万元、1,166.67万元和1,426.83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11%、20.68%和11.71%,其中,2020 年第一季度公司暂未取得政府相关补助。

  当然,金额不小的补贴自然经营业绩影响较大。思维造物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政府补助多为一次性拨付,如果未来政府对行业支持政策发生变化导致政府补助缩减甚至取消,将会对公司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据艾媒咨询的《艾媒报告丨2019年中国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喜马拉雅FM的产品复购率为52.4%,分答的产品复购率为43%,得到的产品复购率则未显示。

  可见,许多知识付费头部企业,2019年的复购率也只有2018年一半,显示消费者为知识付费产品买单的高意愿并未持续。报告还显示,造成这一现象或许有以下三个原因:

  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学习,用户难以形成知识体系。用户在真正学习的时候,是没办法一心两用的。而喜马拉雅、分答、得到等这些所谓的知识付费产品就是用音频或者视频代替纸质来承载内容,虽可实现边开车边听课、边走路边听课,但是这样获取的知识比较零散,用户学习效率并不高。

  时间管理类、投资理财类等热门的知识领域容易获得较多人的关注,同时也容易成为知识付费平台同质化最严重的内容。然而用户在有限时间内,面对雷同的课程只会选择一两个去学习。即使是这样,一刻、樊登读书等知识付费app也尚未做出创新,依旧推出类似的课程,因此难以长期吸引用户,导致知识付费的热度下降。

  用户打开这些知识付费软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各种“成功学”大师的精品课程,这种“成就动机”从而促使消费者购买课程。知识服务商正是抓住用户的这种心理,进而展开营销。这与知识付费的本质又有所背离。

  或许是为了突破自身依靠线上知识服务单一业务和行业同质化严重的问题,思维造物在研发方面投入不小,但同时也给他们带来了技术风险。

  再从研发人员数量来看,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公司员工总数为389 人,其中研发人员 182 人,占公司总人数 46.79%,研发人数占比较高。

  招股书显示,互联网信息技术行业技术升级迭代较快,公司虽积累了关键核心技术,但如果公司无法将开发出的技术与用户需求的相匹配并实现商业化,将对公司的市场开拓构成不利影响,从而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一定影响。